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贵州省 > 毕节市 > 纳雍县旅游

水西古战场

[移动版] [查看地图]

水西古战场—纳雍

纳雍是吴三桂进军水西的古战场,这段

16

世纪

60

年代的历史在黔西北地区颇有传闻,而当时主要的战场究竟在何处则鲜为人知。

当年吴三贵进军路线

水西地区“扼滇楚之喉,当吴越之要”。

清康熙三年

(

公元

1664

)

,吴三桂率云南十镇兵至水西境,从水城比德进军,涉纳雍河进入海座。猴儿关战役后,至阳长海子箐门口,上马鬃岭经勺窝下雍熙抵乐治卧这猫场

(

水西宣慰使府第遗址

)

,出那巴桥进入织金以那架。战线全长

100

余公里,烽火遍及纳雍全境。

几个主要战役

激战猴儿关

吴三桂与水西宣慰使安坤的人马在水城阿扎屯经数日大战之后,安坤集重兵扼守猴儿关。

猴儿关位于纳雍县城西南

40

公里,是通向白泥屯四条险要路口之一。关呈月牙形,绝壁高约

60

米,宽约

300

米,扼百兴阳长之险,东有拦马墙屏藩,西有白泥屯之固,地形十分险要。

吴三桂兵至,扎营海座,先遣刘安邦带一千人马于关前下寨与关上对峙。水西军于“峭壁上索

,夜繁火及铃”。吴三桂疑是水西军夜来偷袭,即命把总王乙率轻骑三百赴敌,因是在晚上出兵,战马飞驰难以控制,加上地形不熟,王乙及三百人皆坠岩死于关下。安坤乘势遣一万五千人冲出,将刘安邦团团围住,激战后刘安邦及从卒千人皆死于关侧,其免者唯数十人。至今在百兴镇还留传着安坤断藤桥的故事。

1990

10

月,原纳雍县委书记傅传跃曾撰写《吊猴儿关古战场》诗云:

三桂挥师夺隘关,折戟沉沙飘尸还。

残垣破釜今不见,猴儿雄姿亦巍然。

炮轰箐门口

箐门口在今阳长镇与鬃岭镇交界处。山势雄奇,双峰突起,悬崖绝壁,高

250

米,如石门锁闭,为纳雍至水城之咽喉。其下是羊场

(

阳长

)

海子,水色碧绿,深不可测。从海子东尽头唯一条崎岖山路直上箐门口。仅容一人一骑单行,若不慎坠下,便掉入海子之中,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猴儿关激战后,安坤兵退马鬃岭,踞守箐门口。吴三桂率兵三万尾随至此,见箐门口地险难攻,遂将人马驻扎在大坪地,隔羊场

(

阳长

)

海子观察箐门口守兵动静,双方僵持,后吴军发起进攻,经数日不下,死伤过重,终不能前进。三桂依部下献策,调来火药大炮,称“大将军”、“二将军”,对准箐门口炮轰,传说只三炮就把箐门口轰成两半,形如两扇敞开的大门,从此两面绝壁对峙,高耸人云。箐门口被轰开,三桂驱兵大进,水西军不敌,安坤退守卧这。

今天箐门口已成为纳雍箐门一线天风景点,纳雍至水城公路穿过其间。昔日要隘,而今已变通途。

智退吴三桂

白龙坡地处通德河、鱼洞河三角地带。位于纳雍城北。东面悬崖,峭壁万仞,西北群峰起伏,绵亘于沙包青桐林至铜厂垭口,长近

19

公里。

箐门失守,安坤退守卧这调集人马与吴三桂转战于碓叉坝、莲花塘。三桂探知通德河乌蒙后裔禄天觉系坤妻禄华夫人之兄,恐禄氏前来增援。于是,派兵阻击。禄天觉获此情报,当即召属下商议,有赵管事进言,三桂势大,只可用智据险,伺机破敌。禄天觉从其言,遂计设疑兵。命部众沿白龙坡树上置草人提灯笼,内插蜡烛,入夜一齐点上,形如长龙。吴三桂兵至聋姑垭口,见白龙坡一带,灯火通明,声势浩大,知禄天觉已有准备,便传令退兵。禄天觉三桂兵退,知其情怯,遂命士卒杀下白龙坡尾追,大获全胜。遂将白龙坡改名得胜坡,后人有诗感赋其事:“战火纷飞日,装点此关山。临危施妙计,敌破水西安。”

兵困果勇底

安坤于猴儿关、箐门口、莲花塘失利之后,与皮熊商议,决定将兵马撤回以那休整再设计破敌以挽回战局。

那巴桥是卧这古驿道上的一座单孔石拱桥。两端桥基均筑于绝壁之上。为纳雍、织金两县之咽喉要道。这里山峦重叠,峡谷幽深,武佐河蜿蜒至此,飞腾咆哮,水势急湍,十分险要。那巴桥横跨于武佐河上,飞架南北两山之间。安坤由此诱敌深入果勇底城。

吴三桂至果勇底扎营后,先遣使传檄贵州,要求发兵运粮至六圭河接应。然后命马三保、何丙等八人,将

24000

人出战,水西军以数万迎击,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三桂不敌,遂以炮轰,才得以撤兵还营。皮熊便乘势调集人马包围果勇底城,一面派兵扼守那巴桥、六圭河,断其粮道。原来吴三桂传檄贵州时,书吏误书六圭为六广,川、贵兵粮皆屯六广,三路声息不通,军中粮绝,三桂兵困果勇底城,长达数月之久。

当吴三桂粮尽援绝之时,若安坤从皮熊之言,出兵取之,其势易如反掌,惜乎安坤听信叉戛那的错误进言,没有抓住战机出击,吴三桂始得幸免全军覆灭。后得贵州提督李本深提兵援救,总兵李如碧率精兵运粮接济,兵始合一。粮至,士卒食粥三日方能胜甲。三桂军于城内放炮,与援军呼应,内外夹击,水西军败溃,安坤走九里箐至法地屯被擒遭戳。此役是水西军与吴三桂最后的一次决战,也是双方决定成败的一次大战役。

猴儿关、拦马墙、箐门口、得胜坡、卧这古驿道上的那巴桥,这些昔日硝烟弥漫,炮火纷飞的征战之地,而今已成为纳雍的古迹和名胜。它们是纳雍烽火年月的标志,是纳雍古老文化的象征。

水西战争,从康熙三年三月

(

公元

1664

)

至康熙四年二月

(

公元

1665

)

结束,前后历经整整一年之久。从此,进入“改土归流”,结束了

1000

多年的水西彝族土司制度。

>>宣慰府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