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疆 > 阿克苏 > 温宿县旅游

流沙河

[移动版] [查看地图]
  流沙河

  我刚刚来到温宿县,当地文化人杨寒就提到了流沙河,并且非常肯定地说,温宿县流沙河就是《西游记》里的流沙河。我对此虽然不敢苟同,但是,出于好奇,当天下午,我还是应邀与杨寒一起赶往了流沙河。

  流沙河位于温宿县西部,在当地也称库木艾日克河,翻成汉语意思为“流动的沙河”。按照字面意思理解,流沙河自然是沙石滚滚、浊浪滔天的样子。抵达流沙河之后,不仅流沙河的现状出乎我的意料,温柔羞涩得像一个小姑娘,前往流沙河途中的景象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黄沙漫漫、路途艰险。

  温宿县是新疆水稻的主产区,温宿县的主要水稻出产地则在流沙河和托什干河形成的洪积平原上,我们途经的吐木秀克镇乡村,放眼望去,平川沃野,林网条田纵横,一派丰饶富足的景象。稻田里的收割机收割稻子荡起的尘土,萦绕在收割机四周,倒是很有意思,假如倒退1300年,收割机不就是一个贪婪的大妖怪吗?

  我们抵达流沙河岸边之际,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太阳在苍苍茫茫的西天变成了一个暗红色的球体。太阳下面凝固着一团白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总感觉那团白云是很冰冷的,仔细看看,哇塞,漂浮在天上的云团,竟然是天山雪峰。由此,我不能不想到唐僧师徒看到前方的大雪山有何感想,甚至需要什么样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够面对横亘在前方的天山。

  枯水季节的流沙河,除了宽阔空旷、布满卵石的河滩外,看不出一点汹涌澎湃的样子。河床上的河水只剩下一些清澈得宛如溪水一般的细流缓缓流淌着。

  为了感受流沙河的全貌,我们又绕道来到流沙河上的一座宽约3米、长度超过一公里的水利建设专用桥上。站在桥的中间部位,我突然觉得有些寒冷。冷风是从流沙河上游顺着河道吹来的。从我们处的位置观察流沙河河床,流沙河果然与南疆的其它河流有着明显的区别,它的河床坡度很大,而且布满乱石。如果是在汛期,可想而知河水的威力和气势是何等了得。摆渡人沙僧

  据说,吐木秀克镇有许多叫“沙吾提”的人,沙僧就是由沙吾提演化而来的。在跟随唐僧取经之前,沙僧则是流沙河上的一个摆渡者。

  杨寒遗憾地告诉我,如果是在汛期来到流沙河,就能感受到《西游记》中的流沙河了。然而,就我个人真实的感觉来说,我并没有失望。因为我们寻找的本身就是一个神话中的人物。更何况流沙河宽达一公里乱石滚滚的河滩,足以说明一切。

  我原计划在流沙河边找一个人家。在流沙河两岸走了走,我却发现流沙河的现状与《西游记》里描述的情况是如此相似:在距离河两岸至少5公里的范围内,除了胡杨林和红柳以外根本没有人家。

  返回途中,我们在一片棉花地遇到了吐木秀克镇曲达村农民阿提坎木·艾山,棉田的地头还有一棵老核桃树。阿提坎木·艾山今年67岁,在他的记忆中,他们祖祖辈辈就生活在曲达村一带,那棵老核桃树就是他的祖辈传下来的。从核桃树的粗细来看,他估计这棵核桃树的年龄应该在200岁左右。

  阿提坎木·艾山非常熟悉电视里的沙僧,他说沙僧是个好人。至于“沙僧”和“沙吾提”之间有没有联系,他不置可否地笑了。

  阿提坎木·艾山对流沙河的印象很深。每年7、8、9月份是流沙河的汛期。过去,每逢流沙河的汛期,几公里之外都能听到洪水发出的响声。河水还经常溢出河床,淹没河岸两边的荒原。大概在二十世纪60年代以前,流沙河上还有摆渡的船夫,不过,即使这样,流沙河汛期也没有人胆敢过河。船夫只是在春天和初冬季节摆渡客人。

  杨寒幽默地说:如此看来,一年当中,至少有3个月沙僧要饿肚子了。

  (暂无图片,欢迎提供。)
下一景区:稻香园度假村
[以上内容由网友"armani"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