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安徽省 > 宣城市 > 绩溪县旅游

曹诚英墓

[移动版] [查看地图]
曹诚英墓
曹诚英墓为宣城市文物保护单位。

曹诚英是民国时期有名的才女,天生丽质,聪敏好学,但生未逢其时,所学到的知识未能得到充分施展。当年国内学术受政治影响,生物界都以米丘林-李森科的细胞遗传学为宗,魏斯曼-摩尔根主义遗传学被斥为唯心主义,反达尔文学说。曹诚英在美国所学的遗传学是属于后者,遂改研究马铃薯及高梁。她在马铃薯细胞遗传的研究和改进工作中取得卓越成绩,培育出为东北地区广为种植的高产马铃薯。曹诚英天性近文学,在杭州读书时,汪静之、冯雪峰、魏金枝、柔石等在杭州组织晨光社,曹诚英也参加了这个团体,并得到胡适的支持和帮助。她的一生写了大量的诗词,曾有小部分在《妇女月刊》上发表。

曹诚英曾是胡适结婚时四位伴娘之一,后来在杭州与胡适有过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情。或许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缘故,她此后终身未嫁。1937年,她带着遗传育种硕士学位从美国康乃尔大学“海归”回国,先后在国内多所大学任教。1969年,在“文革”火焰最炙热的年代,她作为“资产阶级-学术权威”被遣返回绩溪原籍。1973年1月18日,71岁的曹诚英因病在上海去世。

曹成英死后归葬安徽宣城,现在,曹成英墓地成了许多文人瞻仰的胜地。据说,按照曹诚英这位女农学家的遗嘱,她的坟墓建在了绩溪旺川村东的公路旁。也许,曹诚英是想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着,耐心地守候着,如果有一天胡适回归故里上庄村的时候,一定会经过这里,她愿意在这里伸展双臂迎候他……曹诚英曾经用这样的词句表达过自己的心情:“鱼沉雁断经时久,未悉平安否?”她坦诚自己“朱颜青鬓都消改,惟剩痴情在。”曹诚英至死都不知道胡适已经早于她11年在“一湾浅浅海峡”的那一端去世了……。这,大概又是一个值得记住的年代:曹诚英比胡适小11岁,胡适比曹诚英早过世11年。

墓碑上面写有“曹诚英先生之墓”的字样。墓碑的后面还有一块“曹诚英墓志”,上面写着“乳名丽娟,字佩声。美国康乃尔大学硕士。历任安徽大学,四川大学,复旦大学和沈阳农学院教授,九三学社成员。诗人,我国第一代女农学家。”简简单单,这简单中的似海情深,有谁能知?

在不远处的一条小河上,有一座名为“杨林桥”的石拱桥。有人说,它是曹诚英回乡后捐钱所建。曹诚英晚年在这里建桥,是希望能和胡适水天相望呢,还是暗示了他们终其一生的水天相隔?这些,显然不会有答案了,但是,当年胡适曾经引用杨万里的诗句赞美杨林水口:“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这样看来,“杨林水口”与“杨林桥”,在胡适与曹诚英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寓意。

也许,在这个世间,并不是所有拥有爱的人都可以成为眷属的。或许世间也正因为有了这样一种无果之爱的感情苦旅,才有了流逝错失的串串故事,才有了爱河中飞溅起的朵朵浪花

曹诚英(1902—1973年),字珮声,绩溪旺川村人。我国农学界第一位女教授、九三学社成员,曾为沈阳市政协委员。 曹家祖辈几代都在武汉三镇经营茶叶、字画、文房四宝生意,是当时有名的徽商大家。“贾而好儒”的徽商本色使他们非常注重家族子弟的教育,其父曹其瑞曾聘秀才设“专馆”教育子女成才。 幼年的曹诚英,天资聪慧,容貌秀美,但身体纤弱,从小便由父母指腹…… 曹诚英详细信息++

旺川村:旺川村位于绩溪县岭北腹地,距县城35公里,背倚大会山,发源于大会山麓的昆溪河贯村东流,山峦环抱,地势平旷。现辖旺川、会川、鲍家、尚廉、石家等自然村,十个村民组,八个村民小组。人口3950人,总面积24平方公里,其中耕地3300亩,山场21000余亩。村委会到所在旺川村是一个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曹姓居民占80%,是徽商发祥地重镇之一,历代崇儒重教,人文底蕴深厚…… 旺川村详细信息++

>>五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