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贵州省 > 铜仁 > 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旅游

团龙贡茶文化村

[移动版] [查看地图]
团龙贡茶文化村

古谚曰:梵净山兮九十九条溪,谁人识得到兮,金子、银子用撮箕。这首民谣道出了佛教名山——梵净山的神秘,也暗示梵净山有取之不竭的宝藏。其中:梵净山团龙贡茶的传说就尤为神奇。

梵净山团龙贡茶乃产于梵净山西麓之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永义乡团龙村。该村因地处梵净山西麓峡谷间“袖珍盆地”,除一派葱笼生机,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外,还有众多的清泉和溪流,纵横交织成一幅幅山-复的画卷,漫山层林尽染,五彩云霞中百鸟争鸣,潺潺溪水中娃娃鱼呤唱,端的人间美景,堪称“世外桃源”。自古名山出好茶。明代中叶(明万历三年)梵净山团龙贡茶就被思州土司当作上乘方物献于皇家,史称“团龙贡茶”。梵净山团龙贡茶的传说已逾千载,由于梵净山团龙贡茶的神奇色彩,还被巴人、楚人后裔(据考:团龙村的柴、蔡、熊、戴等姓分别从四川涪州、湖南等地迁黔)作为返回涪州、酉水、沅水、澧水祭祀先祖或通达鬼神的上品,今梵净山团龙一带的山民冲傩还愿时仍作为首选之祭祀上品。现代科技测出梵净山团龙贡茶富含硒、氨基酸等人体所必需的多种微量元素,是不可多得的绿色佳茗。历史上和近代多有海内外名士和骚人墨客莅临团龙村曲径探幽、寻踪探奇。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梵净山团龙村有一叫柴洪的后生,因其母口舌生疮,背上长了一个痈疮,心内如火焚,昼夜呻呤呼号,即上山采来红笼头菌,用嘴将其母背上的痈疮吸尽后,将菌捣敷于疮处,其母虽觉清爽,但口苦舌燥,心火难息,仍然呻呤不止。柴洪面向金顶跪拜,祈祷上苍,默求不已。其孝心打动了正在金顶与释伽牟尼佛祖(如来佛祖——现在佛祖)讲经论道的弥勒佛祖(未来佛祖),弥勒佛祖怜其

孝道,命金甲战神于福建武夷山采来新鲜茶叶数张和三粒茶种,如此这般吩咐一番,雷雨之夜,金甲战神梦中对柴洪说:

汝乃弥勒佛座下金甲战神是也,尔孝心可佳,佛祖授你鲜茶叶和三粒茶种,尔可将茶叶捣敷于令慈疮处,并将茶叶投于沸水给令慈喝下,其疮和病可约消,但令慈乃命中该十年疮痈之痛,尔可将三粒茶种植于土中,待茶树长成后可命妙龄少女于清明之前,雷雨之夜采摘,将茶叶置于少女胸乳之中,取其纯洁至阴之气,用鲜茶叶生敷于疮,沸水浸泡给令慈喝下,让令慈面对金顶默念佛经百遍,其痈疮和心病可立消。柴洪依言施行,逾两年春,茶叶长成。清明之前,雷雨之夜,柴洪命其两妹冒着雷公霍闪将茶叶采摘回家,依法炮制,其母痈疮和心内诸病立消。后人称之为“合闪茶”(若弱冠少年采摘称为“雷公茶”)。

岁月悠悠,历经数百年后到了明朝隆庆二年(公元1569年),李贵妃(明穆宗之第九位妃子、万历皇帝之母)代天子巡狞,巡查到苗疆,见一山高茸云天,山清水秀,问及土人乃知是梵净山,心幕之,逐毅然入山修道(后入肉身成圣、百日飞升)。因其在洞中修练,土人称为九皇妃,称其洞为九皇洞、其道观为九皇观。九皇妃在梵净山闻听团龙“合闪茶”的传说后,深悯土人的孝道,明万历三年乃派行脚僧稍茶于帝,万历皇帝饮后但觉口舌生香、回味甘洌,上大喜,恩赐为“团龙贡茶”。思州土司为取悦皇家,将“合闪茶”或“雷公茶”加工好以后,装入土罐子内,贴上白皮纸,加封土司印后,派进茶使献与皇上,乃至成俗。1994年6月据团龙村91岁高龄的柴炯茂老人回忆,团龙人以茶抵赋税,从明清两朝到民国三十四年止。柴老伯说:“喝了我们团龙的茶,耳清目明、口不干,心不苦、嘴不臭,去烦恼、忘忧愁,脚轻手快、上山打得虎、下河捉得蛟”。土人传言非虚,弥勒佛授与团龙村柴姓先人的三粒茶种,历经千年,仍生长旺盛。已发为三垄茶,二十二根枝杆,长于龙门坳村民组柴泽华家责任地和山林边,经中国茶科所专家鉴定:最小的茶树树龄已于650年以上。明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川涪州一法名明然的

>>紫薇王保护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