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南省 > 红河州 > 开远旅游

滇越铁路

[移动版] [查看地图]
滇越铁路

滇越铁路(滇段)始建于1903年,1910年建成通车,是中国第三条铁路,也是中国和世界铁路建设史上最具影响力的铁路工程之一。就是在今天,仍然堪称中国铁路乃至世界铁路发展史中最珍贵的活文物、活标本和活化石。

滇越铁路的轨距为1米,比现在国内通行的准轨窄43.5厘米,故又称为“米轨”,是中国现存最长的一条“米轨”。全长854公里,其中滇段465公里(又称为昆河铁路),越南段389公里,但滇段工程远比越段要复杂得多,所付出的代价更是修筑越段所无法比拟的。在长仅465公里的线段上,就跨越金沙江、珠江、红河三大水系,跨越亚热带干湿分明的高原季风气候、南亚热带半湿润气候、热带山地季风雨林湿润气候三大气候带,穿越12个少数民族聚居区。全线80%的线段在崇山峻岭间穿行,共有桥梁425座,隧道115座,占全线总长的36%,几乎是平均3公里1个隧道、1公里1座桥涵。海拔从河口镇的76米到昆明呈贡水塘站的2030米,高并达1954米。其中倮姑至白寨间44公里的区段,海拔高差竟达1242米,平均坡度达千分之二十,这在当时世界铁路修筑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修成之际,因其险峻卓绝的设计和浩大的工程,滇越铁路在当时被英国《泰晤士报》称为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齐名的“世界三大工程奇迹”。然而,正是这一“工程奇迹”,即让中国人民,特别是云南人民付出了沉重的借价,其代价可用触目惊心、不忍卒读来形容。

在铁路修筑的过程中,法国殖民者对中国筑路工人进行了极其野蛮、惨无人道的奴役与压迫。因铁路一般是在高山峻岭中穿行,所以需要大量的劳工,除役使云南各族人民外,还从河北、山东、广东、四川、浙江等省招募大量民工,前后7年间,总数不下二三十万,每天上阵的劳工三四万、五六万不等。为保证劳工数量,当时铁路的承包商印支铁路建筑公司串通云贵总督和洋务局,在云南各地摊派劳工,其中楚雄府竟规定:十八岁以上者,概充铁路苦工一年,不愿意者缚手于背,以枪队押送,不从者侧击杀之。清光绪三十二年十二月(1907年1月)湖南候补道沈祖燕奉命到洁具越铁路施工沿线查访,以耳闻目睹据实禀报清廷:“洋包工督责甚严,每日频点名两次,偶有歇息,即扣资一日,稍不如意,鞭挞立至,偶有倦息,即以榛击之。种种荷虐,实不以人类相待。”连当时的云南地方官吏也不得不承认“此路实吾国血肉所造成矣”。

在铁路修建的过程中,空间有多少中华儿女魂归野林深涧?这一数字已无法统计,仅法国官方的统计数字为1.2万人。埃德加·斯诺在他的作品《南行漫记》中有这样一段叙述:“这是一条很不寻常的铁路,传说修筑中国境内一段,历尽千辛万苦,每铺一英里黑道就有一名中国苦力丧生,这是完全可信的。”事实上,这一说法过于保守。当地民间认为死亡人数是7-8万人,当时法国报纸称:中国工人在人字桥上的施工是“死亡之上的舞蹈”。人字桥可谡是用白骨堆成的桥。

滇越铁路的开通,给法国人带来了巨额的利润。但尽管这条记录着中华民族的屈辱、凝聚了中国人辛酸血泪的滇越铁路,但有一个事实不容改变,那就是它打破了云南的封闭状态,加速了云南的近现代进程,对云南社会产生了极大影响,并为后来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经开远的滇越铁路,北起小龙潭灯笼山,南至羊街与蒙自草坝接壤处,全长59公里。滇越铁路开远段于1909年开通营运,从此承载着客货两运的运输任务,也正因滇越铁路开远段的运输吞吐量繁重,开远历史上一度成为繁荣的交通枢纽地。在全条约59公里的沿线上,开远地段有仁者三孔桥、木花果大花桥、洋人坟、开远火车站法式建筑(包括巴都署旧址、226号楼、机车库旧址)、法国医院旧址、小龙潭法国铁路桥、玉林山七孔桥等处建筑。其中列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的3处,即开远火车站法式建筑(包括巴都署旧址、226号楼、机车库旧址)、法国医院旧址、小龙潭法国铁路桥,其保护管理机构分别为昆明铁路局开远土地房产管理分所、红河州第四人民医院、昆明铁路局开远工务段。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有两处,即玉林山七孔桥、洋人坟。

——开远火车站建筑。开远火车站建筑清一色法式风格,功能类别较全,沿一条南北向街道布列,俗称“洋正街”(今彩云路)。街西侧,排列法国藉管理人员住宿的二层小楼,及供休闲娱乐的俱乐部和接待往来达官贵人的洋酒店。街东侧,布列车站、站长室、机车库、转盘车等营运管理功能的建筑。北端为总经理办公室、法国医院等后勤管理区,南端设有安南小学。一年四季浓荫蔽地,黄墙红顶掩映其间,别具西洋风情,成为邑人茶余饭后文化休闲去处。随着现代化建设开展,开远火车站法式建筑多已被毁,现仅余“巴杜署”、“机车库”及二层小楼四栋。

——巴都署旧址。巴都署旧址位于开远市彩云路北端,原为滇越铁路滇段开远火车站法国经理巴杜的办公室,俗称“巴杜署”。曾作过“开远铁路实业公司”,“昆明铁路局开远办事处离退休干部管理处”,现作“昆明铁路局离退休管理处”。

——机车库旧址。机车库旧址位于彩云路北段铁路编号二区27幢与28幢之间,因地处开远火车站北机口处,故俗以“北机口”代称之。1909年建,车库内并列铁路三轨,能同时停放机车六台。内附设修理厂,置锅砣机一台、车床三台、刨床一台,对机车进行日常检修。机车库为开远时限最早、间架最大、跨距最大的钢架工业建筑。1915年12月,原云南都督蔡锷逃离袁世凯的软禁,绕道越南乘滇越铁路火车回滇发动护国起义。途经开远,袁世凯爪牙欲加暗算,蔡锷避险于机车库内得以幸免。1985年蒸汽机车停用,改为开远铁路分局抢险处,后改机关小车库至今。

——226号楼。226号楼位于开远火车站彩云路北端,铁路编号226号。原为法国机务段主任的住宿楼。开远铁路分局后用于职工住宅,阳台被封砌作厨房,楼下东西山墙各开门一道。

——法国医院旧址。随着滇越铁路开通运营,法国人在开远火车站配置了医院,社会通称法国医院。以铁路职员和地方显贵人物为主要服务对象。抗日战争胜利后改称铁路医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为铁路诊所,1958年成立开远铁路医院,逐步发展为一所分科综合医院。

——水塔。现存法国医院旧址内,建于1910年,高20米。混凝土浇铸,顶为圆形储水池,直径7米,储水量60立方米,1991年,开远铁路分局新建高32米的倒锥形高水位塔,老水塔停止使用,原塔下深井泵房被填埋。现保存基本完好。

——院长办公室旧址。院长办公室旧址为法国医院旧址之一,铁路编号208幢,位于彩云路北端。法国医院建于1910年,专供滇越铁路员工诊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称开远铁路医院,2006年医疗体制改革,改称红河州第四人民医院。

——门诊部旧址。门诊部旧址为法国医院旧址之一,铁路编号205幢。建筑坐北向南,二层楼房;现建筑及门窗保存基本完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开远铁路医院将其用作家属、青工住宅。

——住院部旧址。住院部旧址是法国医院旧址之一,铁路编号207幢。开远铁路医院成立后,将其作家属住宅,20世纪90年代后,用作设备科用房至今。

——小龙潭法国铁路桥。小龙潭法国铁路桥为下承式多腹杆钢桁架桥梁,法国巴底纽勒(BatIgnoller)公司设计建造。全长110.40米,1909年4月15日建成。主桥体金属栅架,长52.4米,宽4.5米,高5.12米。两端续建有引桥,南引桥长42米,为三孔石拱桥;北引桥长17米,为单孔石拱桥。为滇越铁路咽喉要道之一,极具军事、经济战略地位。

——七孔桥。七孔桥位于昆河线249公里+715米处的玉林山,是高架石拱桥的代表。1908年法国巴底纽勒(BatIgnoller)公司设计建造,全长95.8米,宽4.4米,坡度千分之二十一,每孔孔距10米,桥墩最高21米,最低14米,造型挺拔俊秀。

——洋人坟。洋人坟位于开远解化集团有限公司塑料厂旁。为滇越铁路通车后,安葬滇越铁路滇段法国籍管理人员和越南籍员工的陵园,南北长62米,东西宽45米,占地面积2790平方米。墓葬坐向头西脚东,由混凝土浇灌而成,墓顶呈弧形,长179厘米,宽56厘米,中部凸起一扇形墓志,简记亡者姓名、下葬时间。墓葬南北向行排,两墓间距约73——93厘米;东西向列排,列距约140厘米。南部多葬法国人,北部多葬越南人。陵园周围高约1米余围墙,围墙东部开出入陵园大门,门口设置法式陵墓看守屋,围墙西部建置一个安息亡灵的穹窿石建筑。1958年建解化厂后,工厂从陵园中部开挖进厂道路,破坏了陵园完整性。文革中,工人以帝国主义侵略罪证,进行挖掘,致墓葬大批毁坏;解化塑料厂建厂后,以陵园为杂土堆积场,再将陵园作为空地出让给私人种植开发,致陵墓更进一步遭到破坏。

——仁者三孔桥。位于昆河线248公里+418米处的仁者三孔桥,是低位石拱桥的代表,1909年法国人设计建造。桥南北向跨于家兴寨箐冲上,块石砌置,全长48米,宽3.65米,高5.44米。每孔孔距各9.95米,高4米;桥墩锥形,展长1.63米,宽3.08米,高1.3米,愈增桥体敦实稳健。

——木花果大花桥。位于昆河线246公里+666米处的“木花果大花桥”,为下承式多腹杆钢桁架桥的代表,南北向横架于泸江河上。1909年3月8日,法国巴底纽勒(BatIgnoller)公司设计建造。全长52.4米,一孔,属于轨道穿过式“管状桥”。其大梁梁桁架高5.12米,其上部和下部横向联杆都是由一座四格网状桁架连接,使桥体呈栅格状几何纹造型,故民间俗称大花桥。

滇越铁路给开远带来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开远自此走上了近代化发展的历史进程。经开远的滇越铁路,北起小龙潭灯笼山,南至羊街与蒙自草坝接壤处,全长58.43公里,于1909年开通营运。开远火车站位于滇越铁路滇段的中心点上,南来北往之客都要在此停宿,使开远成为滇越铁路唯一的二级站。

首先,滇越铁路使得开远迎来了发展的第二次历史高峰。滇越铁路建成通车后,开远历史上一度成为繁荣的交通枢纽地。随着交通的发送,开远的自然资源和矿产资源得到充分开发,昆明、个旧、文山的大批官办、民营企业纷纷在开远设机构、建货场,省内外商家进开远驻地经营,一批手工业产业兴起,开远迅速发展为云南省重要的化工能源、建材工业基地。受沿滇越铁路进来的西方文明的影响,开远开办了电灯公司,政府投资兴办的水电、制糖等手工业得到了发展。开远以工业为主的格局自形成,并对新中国成立后开远成为云南的化工、建材、能源基地和洁具南的物资集散地产生重要的影响。

其次,滇越铁路给开远带来了一次思想上的洗礼,使开远人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受在开远驻扎的法国人的熏陶,普通开远人也开始使用法国人的火柴、肥皂、香皂、煤油等生活物资,并慢慢取代了自己的一些手工制品。婚俗方面,在滇越铁路开通之前,开远人的婚礼都依旧俗,穿戴凤冠霞帔、跨马乘轿、行拜堂成亲礼等,但滇越铁路开通后,也开始穿西式婚纱,举办婚礼。建房方面,洋式建筑在设计上有更科学、合理之处,开远老百姓就仿照这些建筑,从自己房屋的采光、建材上开始改变建筑形式;穿戴方面,少数民族的鸡冠帽造价昂贵,于是不少人就将其换成了外来的毛巾作为配饰;体育方面,法国、越南人在开远开展足球比赛,把足球运动传到了开远;精神文化生活方面,随滇越铁路而来的法国人在开远修建俱乐部,到周末开舞会,跳交谊舞,使开远人很早就认识了西方的“国际舞”。旅游方面,现今留存的法式建筑均可成为特色文化旅游资源;这些都影响着开远人的生活。

开远人说,开远就是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从中不难看出,滇越铁路给开远带来的影响有多大。

地址:中国红河旅游网

>>九天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