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湖南省 > 常德市 > 武陵旅游

崔婆井

[移动版] [查看地图]
崔婆井
  在常德城区有四大古井:崔婆井,葵花井,四眼井,丝瓜井,崔婆井就是四大古井之一了。崔婆井位于河洑山南麓的沅水堤边,井边立一高八尺的石碑,上刻“崔婆仙井”四字。2011年崔婆井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传为宋代所凿。井口呈圆形,长条石砌筑,直径1.5米,深约8米,水质清凉,四季不涸。

  河洑崔婆井是“武陵八景”之一,是常德的一张历史文化名片。崔婆井受到人们的青睐和重视,是因为它自身厚重的历史渊源,人文气息、和神奇传说分不开的。

  古井悠悠,井色独特,崔婆井有很多史志均有记载,其中明嘉靖《常德府志》说:“府西三十里,武山下有崔婆宅,相传宋时道士张虚白尝馆于酒姥崔氏家,索酒不责偿,经年无厌。后询姥所欲,姥以江水远不便汲为词。张遂指舍旁隙地堪为井,掘不数尺得泉甘冽过于酒,人争市之,家道日裕。后虚白仍有诗遗姥。今其地井存而泉非矣。”

  府志中武山,便是今天的河洑山,宋代道士张虚白云游至此,崔婆则是山中普通的酿酒村妇,道士张虚白长期在她家喝酒不付钱,崔婆从不生厌,张虚白为了感恩,便指地为井,解了崔婆汲水之困,井便依崔婆而命名。这就是说史书上记载崔婆井是在张虚白的指点下挖掘而成。另外,河洑山泉水丰富,史载,三国时关羽用刀戳地,遂出泉,泉水名曰“卓刀泉”。崔婆井离卓刀泉不远,是一眼泉井。

  经过几百年变迁,仍然泉水不断。2012年曾修葺一新,有大小两口方井。

  这两口方井酝酿的神奇传说婆井的传说不断涌动着,崔婆井传说的可见记载多见于明朝,这是由于明代人口成上升趋势,井灌发达。此外,崔婆井的传说源于道教,流传于民间崔婆井的传说,以官家府志为脚本,加入了劳动人民的艺术创造,将崔婆卖酒的故事抹上了道教的色彩。崔婆井所在地河洑山,山上树木苍翠,山下江水蜿蜒而过,可谓是青山绿水的好地方。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河洑山早年间就有寺庙道观修在其间。后来成了著名的佛、道教圣地,历史记载有著名的得道高僧、道士在这里修行,就住在至今尚存的太和观,阇耆寺。在河洑山这种浓厚的道教佛教氛围中,崔婆慈眉善目,对人和气,吃苦耐劳、乐善好施的形象和她善有善报的故事广为流传。

  崔婆井边生活的人们早已远去,悠悠古井还在讲述着,几百年来崔婆井的传说经过长期演绎和艺术加工后有很多版本,崔婆有很多形象,有贪心的、有知错就改的、有知恩图报的。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知错就改崔婆卖酒的故事:宋朝年间,河洑山脚下的崔婆,开了个小酒店,以卖酒为生。一个叫张虚白道士云游至此,每天到崔婆店里喝酒,长期不付钱,崔婆也不索要酒资,且常年不生厌。一天张虚白边吃边喝同崔婆拉起了家常,问崔婆有些什么难处。崔婆说:“我年纪大了,煮酒取水的地方太远,很不方便。”张虚白在屋后划地为圈,说半夜可出宝。崔婆按张虚白的话,请四邻连夜掘井,半夜时分,崔婆闻到阵阵酒香,摸到井边一看,舀起来一尝,清醇甘冽,回味无穷,是地地道道的上乘佳酿。自此,崔婆再也不去煮那費力不讨好的酒了,而是直接从井中打“水”上来卖。从此崔婆酒店的生意蒸蒸日上,收入成倍增加。随着钱财的增多,崔婆仁慈之心日渐贪婪。一日,张虚白又经过这里,看見崔婆酒店已由破败小屋变成了宽敞瓦房,崔婆的衣服也由粗布旧衫变成了绫罗绸缎,指着水井问崔婆:“这酒好卖吗?”崔婆说:“酒倒是好,只是没有酒糟喂猪。”张虚白禁不住叹了一口气,提笔在墙上写了四句诗:“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井水当酒卖,还道猪无糟。”题罢拂袖而去。说来也怪,自此以后,崔婆井里的水就再舀不出醇香甘冽的酒,而是淡而无味的水。崔婆感到很羞愧,就请人打了一口又大又深的井,任人车马驮水,从不阻拦。崔婆死后,人们为了感谢她,就在这儿盖了座崔婆庙来祭祀她。庙门上写了一副对联:“钱少义多,情重财轻。”

  这则崔婆井的传说故事,神奇地将酿酒变为井水当酒卖,既保留了善有善报的主旨,也讽刺人的贪心不足。有教化意义深受百姓喜爱。崔婆井故事被明代桃源籍著名文学家江盈科写成一个有劝世意义的小说《心高》,来警示世人。

  崔婆井不仅有历史底蕴、神话传说而且有厚重人文气息。

  崔婆井的传说中,道士“张虚白”一直是个谜。唐代诗人张白写过一首《赠酒店崔氏》:“武陵城里崔家酒,上应无天上有。南游道士饮一斗,卧向白云深洞口。”这首诗与张虚白给崔婆的诗很相似,根据明代编撰的《正统道藏》记载:“张白,字虚白,自称白云子,清河(今河北)人也……两举进士不第……遂辟谷不食,以养气全神为事。宋太祖开宝中,南游适武陵,居常入崔家酒肆……。”张白为唐末宋初人,因此有学者认为张白就是张虚白。要是那样的话《赠酒店崔氏》使《全唐诗》弥漫着崔婆酒香。

  酒是滋养历代文人诗情的催化剂,崔婆井酒被诗人青睐。于是就有了明兵部右侍郎、署兵部尚书事的武陵人陈洪谟写有《崔婆仙井诗》:“吾郡多仙迹,崔婆事更奇。……迩年苦灾青,安得醉嘻嘻。”张虚白改编的诗歌对崔婆井美酒以极高渲染,武陵人陈洪谟写有《崔婆仙井诗》则富有情趣。明永乐年间任常德知府的应履平也作《崔婆仙井》诗,他的好友贺奇深有感触的吟出:“过馋勿怪张虚白,巧赚无如崔阿婆。赊取武陵溪口醉,换来河洑酒泉多。千年有迹劳碑碣,古井无波长薛萝。若使行吟屈子在,应称独醒不相过”。千年有迹劳碑碣,崔婆井边立一高八尺的石碑上刻“崔婆仙井”四字,传说这是赵匡胤第十一世孙,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喝了崔婆井酒醉后书写而成的,挥洒得潇洒自如、出神入化。使得崔婆仙井的美酒美轮美奂香飘了几百年!

  崔婆井水流了几百年,从“地上应无天上有”,流到了今天。崔婆井水酿出了佳酿,酿出了了历史和文化也传到了今天。崔婆井边,父老客商、文人骚客来来往往、热闹非凡。崔婆与人为善的美德,让崔婆井永远焕发着神奇光芒。


下一景区:丝瓜井
[以上内容由网友"寂静空间"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