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山东省 > 淄博市 > 淄川区旅游

中坡地古村落城堡

[移动版] [查看地图]
中坡地古村落城堡

古韵悠悠的中坡地古村落城堡

地处淄川区东南部丘陵地带的中坡地村,位于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西河镇东北2.5公里处,史载:该地初以地势低洼名孤坪洲,明初成村,官府将其改称朴地,同时依地形称坡地,清末与东西邻村同被定名为“坡地”,因位居其中,故称“中坡地村”。

该村有现存为数不多的约建于明清代的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城堡,和大段或断或续的石砌城墙(俗称围子);有曾在历史上显赫一时的孙家大院遗址,古槐及四合院等一系列文物遗产。这些文物虽历经战乱和近代各种运动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不乏断壁残垣,但总算得以幸存。

这组山村古建筑群,具有元末明清跨越不同时代的建筑特色,又与东西邻村风格各异的相关古迹构成一组不可分割的古迹景观。

先从南门说起,走进石拱古城堡式的南门,即有嵌入西墙根的参天古槐一株映入眼帘,迎面是关帝小庙一座。西侧是位于东西大街中段,坐北向南的高台石阶孙家大院遗址,门前左侧石阶旁亦有古槐一株,(此树已于不久前一个夜深人静的冬夜紧贴大院墙根自然枯死倒地,竟像一个熟睡的老人静静的躺在石阶之上),原大门高悬朝廷御封的“五世同堂”木雕匾额一块(一说毁于文革,一说由孙氏后人收藏)。大院建筑如同迷宫,数重院落几进几出,峰回路转庭院森森,据说是按九宫八卦图建成的,传说许多在里边生活了十多年的孩子也会常常迷路,1976年代之前里面曾容几十户族人同时居住,有过极为显赫且时间较久的兴盛阶段。

相传孙氏族中有一武监生者,武艺高超臂力过人,能单臂力携千斤上马石,曾不带一兵一卒单刀赴会,只身赴来犯南人之鸿门宴,于宴席之上口断南人扎肉以敬顺势刺来的利刃刀尖,使其胆战心惊不敢来犯,救一村之民免于洗劫,留下一段佳话

南门里之东侧,是清末民初当地富豪煤矿主路氏人家的青砖结构四合院和廊柱厦檐的沿街厅房,及远近闻名的中医世家蒲文辅所开的“天福堂”老字号药店。

东门名为“东昇”位于河滩边上,该门连接大段城墙向北延伸,其城门北墙上部于石缝之处倒悬野生孤松一株,已越百年,苍劲挺拔平添一景。东门外五十米处,是东坡地村的关帝庙,庙前有极具文物艺术价值的砖雕麒麟映壁一座。再东数十米,有千年古槐一株,虽历风霜雪雨,依然树冠如云,枝繁叶茂。

北门名为“景山”,石刻二字清晰可辨,(其他三个城门的门额刻字均在文革时期用水泥遮盖)。西侧紧依古庙一座,至今香火不断。北门东北方向数十米处,是蒲氏坡地支系的先祖们的古墓遗址,此处葬埋着曾与反清起义军领袖刘德培交厚,又因手下人误杀太河陈进士而遭清廷抄斩的名人蒲人芷,以及被他株连惨遭诛杀,一同掩埋于此的多名无辜男女老幼和多方被推倒或被毁的石碑。

墓旁则是上世纪1920—1945年代建有最早使用西方引进的电气化机械升降的高大矿井架,有驻扎过日伪军的炮楼瞭望台名为“西大架”的矿井遗址。

村西门内有御封蒲氏贞洁牌坊一座(毁于文革)。西门外曾是建筑气势宏伟的土地庙(同毁于文革)。西南侧五十米处,是历史悠久的已被列为重点保护文物的“孤坪洲西坡地古瓷窑址”。再往西北里许是历史上曾盛极一时传说能容800僧侣打坐的明教院北寺,和至今香火不断修复完好的圣泉山西岭阁两处古迹。

此外中坡地村南门外还有一处叫“黄家园”亦称“黄家楼”的上世纪1930—1958年代的西河煤矿的坡地副矿遗址,当年由一条长达数公里-锃亮的小铁路上昼夜运行着连环矿车,直达西河煤矿厂里车头房中转站,源源不断地将中坡地副矿的煤炭输出,也是最早把西方的电灯机车及现代文明带进山区的一个近代历史见证,还建有极具西方近代建筑特色的“水泥疙瘩墙”洋瓦平房数排,落地窗,木结构天花板极富欧式特色(作者曾于1975年在此教书,但现在已破坏严重亟待保护)。更兼村内有多处古宅小巷,曲径通幽,风雨数百年,历尽沧桑,见证历史。

古韵悠悠的中坡地确实是留存至今为数不多的一处较完整的古城堡式村落。尽管如此,这些古建筑毕竟年久失修,村民缺乏保护意识,导致难保现状亟待保护修葺。好在该古村落已引起注意,不再成为被遗忘的角落,期待政府和文化旅游部门,派专家进行实地考察论证,采取有效措施对其进行挖掘、保护、修复、开发。弘扬和展现历史文化,使这一文化古迹重放异彩。(蒲忠慧)

>>兴龙石海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