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陕西省 > 渭南市 > 大荔旅游

王仁皎墓

[移动版] [查看地图]
王仁皎墓
王仁皎墓为文化旅游景点。
  王仁皎墓

  王仁皎墓为陕西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宝贵价值主要体现在墓的形制和墓前的文物上。作为特许一品-陪葬皇陵,此墓起始坟高在三丈以上,硕大的圆土丘在平坦的田野上很是显眼。坟墓坐北朝南,有着宽而长的神道,两旁对立石人、石兽若干,最气派的还数东西两侧顶端的巨大方形土柱,似人工、更似天成,高约丈许,足可与乾陵的“双乳峰”媲美。其实,这些都算不上什么,王仁皎墓最可宝贵的是世代相传的“三宝”。

  唐开元七年(公元719)四月二十四日,皇帝的老丈人王仁皎在长安(今西安)病故。

  王仁皎葬礼的规格很高,整个丧事由官方操办,工部尚书刘知柔担任丧事总监,京兆少尹崔琬任副监,京师的公卿、-、文士奉唐玄宗李隆基之命竞相前往王府吊唁,车马人流溢巷填街。出殡之日,李隆基更是登上禁苑的望春楼眼望东北遥寄哀思。

  围绕王仁皎墓的建造,在当时还闹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唐朝的礼仪法令规定,一品-坟墓封土高出地面一丈九尺,如果经过皇帝恩准陪葬皇陵的一品-,其坟墓的封土可以增至三丈高。王仁皎的儿子、驸马都尉王守一请求按照窦孝堪死后的坟制修筑自己父亲的坟墓。窦孝堪是唐玄宗生身母亲昭成窦皇后的父亲,他的坟墓封土经特批高达五丈一尺。唐玄宗同意了王守一的请求,但这个决定遭到大臣宋璟和苏颋的反对,他们上奏认为窦孝堪当时的坟制并不是正常的礼式,而是因为窦皇后被-致死而给与的一种特殊的补偿,这种特殊的照顾不应该成为一种定制。如果皇上难以违背王皇后的情面,可以按照一品-陪葬皇陵的礼式筑坟三丈以上四丈以下,这已经是特殊的待遇了。唐玄宗最终还是采纳了宋、苏等人的意见,并且拨出四百匹彩绢奖励了提出意见的大臣,他说:“卿等乃能再三坚持,成朕美事,足使万代之后,光扬我史策。”这种结果王氏兄妹极为不满,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在爹的灵前多洒几滴泪水了。

  虽然在墓冢的形制上唐玄宗没有给国丈法外施恩,但他却给予了王仁皎墓另外一种礼遇,李隆基用他最拿手的隶书亲自书写了墓前的神道碑文。王仁皎可以说是幸运的,如果他晚死五年,恐怕就享受不了这么高的待遇了。五年之后的开元十二年(公元724)秋,他的女儿王皇后被废为庶人,他的儿子王守一被赐死,王家从此一蹶不振。 王仁皎墓的古与今

  王仁皎墓为陕西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宝贵价值主要体现在墓的形制和墓前的文物上。作为特许一品-陪葬皇陵,此墓起始坟高在三丈以上,硕大的圆土丘在平坦的田野上很是显眼。坟墓坐北朝南,有着宽而长的神道,两旁对立石人、石兽若干,最气派的还数东西两侧顶端的巨大方形土柱,似人工、更似天成,高约丈许,足可与乾陵的“双乳峰”媲美。其实,这些都算不上什么,王仁皎墓最可宝贵的是世代相传的“三宝”。

  一宝称为“三绝碑”,即墓前神道陈列的石碑。神道碑全名为《唐故开封府仪同三司赠太尉益州大都督上柱国祁国公宣王公碑》,又名《祁公王仁皎碑》、《唐王仁皎碑》、《祁国昭宣公王仁皎神道碑》、《赠太尉祁国公王仁皎碑》等。此碑于唐开元七年(719)11月刻,高1丈5尺,广5尺7寸。碑文由玄宗朝名相、文笔大手张说撰就,书法出于李隆基御笔隶书,22行,行54字,记载了唐代社会、经济、文化及王仁皎生平等大量的珍贵史实,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金石萃编》、《金石续编》、《汉唐存碑跋》、《寰宇访碑录》《同州府志》等后奇书名志对此碑均有收录。李隆基、张说、王仁皎这三人都是人们景仰的唐代名家、大家,所以该碑被人们称为“三绝碑”。二宝称为“乞子石”,当地人俗称“溜虌石”。此物下方上圆,暗喻天圆地方之意,底端牢扎土中、上部为新月造型。相传每年的农历二月二,方圆百里的老百姓都会慕名来到这里,踏青游玩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完成“乞子”的神圣使命。求子心切的少妇们先在陵前净手焚高香三柱,然后自左而右绕墓冢三周,继而历千辛万苦攀上高耸的墓顶,从怀中掏出尚带着淡淡体温、香喷喷的“乞子豆”(一种面粉做的食品),面向东西南北各抛撒一把,以敬四方神灵。乞子仪式没有就此打住,它的真正热潮在晚间。待月高星朗之时,白天已行过拜敬礼的少妇们来到乞子石前,一片虔诚地脱去外罩衣衫,仰躺顺乞子石顶端的新月形石道滑下,乞子的程序才宣告完成。当然,完成的还有上天赐子的心愿。

  三宝称为“金头颅”,也叫“驸马头”。这其实源于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相传唐代某公主的驸马是山西人,二人相识相知于患难,十分情真意切。一次驸马探乡返回京城长安,路过羌白遭强人所杀,不但随身金银细软被尽数掳去,亦性命不保。公主惊闻噩耗痛不欲生,日夜啼哭不止。心痛女儿的皇帝即刻差人找寻,但结果只见尸身、不见头颅,贵为金玉的驸马遂配以金头颅就地安葬。传说归传说,且与王仁皎没有任何联系,但当地人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千百年来它不知赚取了多少痴男怨女的眼泪,更招引来盗墓贼的多次光顾。

  历史是辉煌的,现实是残酷的。1290年后的今天,王仁皎墓的地表文物已荡然无存,石人、石兽、不知在那朝那代失去了踪影;土柱和墓冢经历无数次农田基本建设后正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逝去;“三绝碑”、“乞子石”没有逃过“文革”浩劫,被无知的造反派们给破了四旧,轧碎弃之荒野至今无果;墓内的“金头颅”倒是不知安在与否,仅就老辈关于盗墓贼的讲说和近些年发现的若干盗洞而言,怎么也叫人乐观不起来。

  逝者如斯、亦有亘古不变,王仁皎墓西的石碑村可能就是唐玄宗和王仁皎墓这一段史实的最后遗存。

>>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
[以上内容由网友"健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