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贵州省 > 毕节市 > 纳雍县旅游

大冲卡门

[移动版] [查看地图]
  大冲卡门

  加科和平村老虎洞下的大冲卡门,也是水西安坤在白泥屯上与补洞、猴儿关、栏马墙一道修筑的屯西要隘。在这一带有着动人的传奇。

  七块大石搭成的狗桥

  卡门下面纳雍河上游的抵母河段,是白泥屯西南纳雍与水城、六枝特区的界河。这里坡陡谷深,水势急湍。十八罗汉山、大熊猫山、垛泥小尖山、铁盖梁子等山脉沿河西绵延数十里,山势巍峨,挺拔雄奇,隔河耸峙于卡门之前,若站在老虎洞顶上遥观,有若大将点兵。河上的郑家渡口是水城、六枝特区通往白泥屯上的水上交通要道。安坤建立十八屯时修筑驿道,正好从糯溪骂衣经卡门下郑家渡口直抵水城阿扎屯,这条驿道往东北又可经猴儿关、归宗纳志、卧这过木空河通往明、清时水西首府大定城

  (

  今大方县

  )

  的九层衙,是当时水西境内从东北到西南的水陆通衢。

  那时郑家渡口,是一个大转湾潭,水深流急。驿道修筑至此,安坤在此修一座石桥。

  桥高

  5

  丈,长

  16

  丈,宽

  1

  丈

  2

  尺,请高手石工,一律用青石,每天上千人上工。不到半年,一座单孔石拱桥修架于罗汉山脚与大转湾潭之间。当时,正要加桥尖石落成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衣着褴褛,手拄拐杖,须发斑白的老人,向监工声言他要踩桥。监工见老人形容憔悴如乞丐,心存鄙弃,说老人这副模样不配踩桥。监工话音未落,老人忽然不见,顿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大雨倾盆,河水陡涨,把石桥冲走。一时雨过天晴,水势恢复如初,老人忽又出现在工地上,只听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人心不古,故遭惩罚,待我随便捡几块石头修座便桥给你们看看。”言毕,老人将手中拐杖一挥,一眨眼从四面飞来大小不一,形象各异,每块重约数万斤的七块大石,相互依靠,平平稳稳地飘浮于原先架桥处的水面之上,石下清流哗哗,河水依然。老人又指着七块大石对在场的人说:“我这座便桥不要说行人来往,就是狗也能从上面跳过。”说罢飘然而去,监工骇然,面面相觑。从此人们便将这里命名“狗桥”。

  后来,传说是太白星君显圣,从此经过的行人,都惊叹这样重的大石不沉河底而飘浮于河水之上,实非人力所能及,世所罕见。至今安宣慰修的石桥桥基尚存,两岸还有当年打来修桥未被大水冲走的料石。秋冬雨水干枯季节,行人确实从七块大石上行走。

  1981

  年,水城王家寨的王德学、王祖发两人筹资在此用钢丝搭板桥,

  1988

  年将板桥改为铁索桥,用吊斗拉滑丝溜渡,两岸行人来往比以前又更方便。

  石龙吐水

  狗桥西面山上的十八个山头,俨若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大佛,人称十八罗汉。传说十八罗汉得知太白星君架桥的奇闻之后,一时兴起,便乘着一条石龙来抵母河观看虚实。见狗桥奇特非属一般,深为叹服。

  的确,紧挨桥西的一堵悬岩,形如张着大口的龙头,角、眼、须、爪,形象逼真,在离河面丈许处,有一股水桶粗细的泉水,如银练,常年水色不变,正好从龙口里直泻河中,与抵母河水融汇,说是十八罗汉乘坐的石龙喷出来的唾沫,与狗桥相映成趣,蔚为奇观,人们名石龙吐水。

  夹凤岩边的犀牛水沿狗桥东岸直上

  200

  米处,有一面高耸入云的石壁,传说,远古时候,有一只凤凰从远方飞来站在石壁上,石壁突然分开把凤凰夹死,人们称为夹凤岩。夹凤岩右侧的李家树林是一座挺拔的大石山。形似一头奋蹄扬威的牛,矗立在东面的河岸上。靠岸处有一个洞穴,往里一直延伸,洞口有两米高,深不可测。离地面

  10

  米处的牛头上,分左右各有一个牛鼻子洞,洞里喷出泉水,悬空飞泻,如仙女散花。泉水不是同时由两个牛鼻孔里流出,而是轮换吐水,左边鼻孔喷七天,右边鼻孔喷七天。轮流喷泻,令人费解。

  李家树林上边的加科和平,清时属大定府嘉禾里八甲。树林右侧的河坡,是寨中常年放牛的草山,山上长着嫩绿的青草,还有化香树和小豆柴,河岸上全是芦苇。相传康熙年问,和平坝子的人放牛到河坡上,晚上放牛回家的时候,有一头形如小牛夹杂在牛群之中,谁家也不敢认,后来还是里正

  (

  古代乡里小吏

  )

  把这头小牛和他家的水牛一起关进圈里。寨民感到奇怪。第二天放牛的时候,大家都跟着到河坡上去看。哪知牛群一到李家树林,这头小牛一下子钻进洞穴不见了。人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一头犀牛,于是人们便把牛鼻子洞里流出的泉水称为犀牛水。

  (暂无图片,欢迎提供。)
>>栏马墙
[以上内容由网友"qqqq"分享。]